ホシタル(星萤)

燃木的文手。
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

Beta coefficient

〖序〗
一片美丽的平原。
美丽得几乎要让人掉下眼泪来。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里非常让人怀念。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才对。
这里几乎没有什么人,粉色的、拥有柔软身体的小家伙们在嫩草上跳来跳去。草尖被压得纠缠在一处,形成一片深色的影,不一会它们又把合着的手抽开,于是这影又消失了。
一定是草不忍心让那小精灵受伤,所以拉起手来接住它了吧。
....奇怪,为什么会觉得它会受伤呢。
明明,这个地方是这么的温暖,日光就像是要爱抚谁那样温柔...
为什么,会产生要掉下去的错觉呢。
没有存在的感觉。
粉色的小精灵朝这边过来了,它还是那副可爱的表情,似乎是要欢迎谁、要拥抱谁。
然后它从这里——穿过去了。
从膝盖的位置,像穿过一个幻象那样,穿过去了。
没有触感,没有痛感,只有视觉和听觉如常运转着,连风的气息都捕捉不到。
——好晕。
..世界突地变远了——
「...噗」
幻觉被打破,重新聚焦的视野被一张笑脸占满了。
从这么近的距离看,那双酒红色的眸子里闪烁的光非常漂亮,像....诶,像什么一样..?大概是那种只是看着就足以让人心情变得好起来的...不、准确来说是变得...明亮?它有些柔,却不会钝化,在那些光芒簇拥着的地方似乎有着让人心动的...一种概念。
那是什么呢?
「喂——你怎么还在发呆啊?」
回过神来的时候,距离已经缩短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了,大概是连呼吸声都能听见的程度吧...
「啊..嗯....。」
虽然这么说,但还是什么都听不见。
想要给出什么回复,但只能发出毫无意义的声音。
「什么啊,穿个模都能把你吓成这样.....以后见了巴风特,你会被吓成克瑞米吧?」
一串急促的气声。几秒后我明白了,我想她是在笑。
光影也变得清晰起来了。似乎是黏在屏幕上的水珠被日光蒸干了,视野中显得奇怪的彩色光粒也消失不见。
之前它们一直在,所以也不显得有什么奇怪的,现在只觉得世界一下子真实了起来。
「....?不会是掉线了吧?(>_<)」
「我在。」
几乎是下意识地做出了回复。
那生动的颜表情从右边一直飘到左边,直到最后一个括号缓缓消失,才勉强找出了一个不算解释的解释。
「我没事。」
「嗯嗯...那就继续吧,趁现在多刷点苹果汁,以后还要用」
很熟练地,少女接下了这个回答,而且似乎给出了提示。
.旁边的树安静地挺立着,枝儿伸得长长的、叶子簇拥着像云一般的树,还有枝叶一圈一圈,像舞裙那样套在树干上的...它们都长得很规整,大概是有人修剪...不对,最重要的是,那上面不像是会有苹果的样子。
「打疯兔,波利掉落少」
幸好,她又接了一句。
很神奇的是,理解这些话,对几乎和空壳一样的大脑来说并不难。
...说得好像可能会很难一样,这些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是的,这里,她,我,这些对话,全部都是理所当然的。
....兔子的话,旁边倒是有不少,它们正甩着两只长长的耳朵,活跃地跳来跳去。
但它们看上去并不疯狂,真的一定要「打」它们吗?似乎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也许也不会发生什么,就像晃一下树苹果就会掉下来那样,抚摸一下它们柔软的毛苹果汁就会掉出来...什么的。
刻意的胡思乱想并不能使思考变得轻松。
...只是,有不太好的预感。但分明又有另一个声音说着,那只是很普通的事情而已。
说到底,兔子为什么会有苹果汁啊...哈..
无法使思考停止。有什么东西在身体内侧涌动着,将皮肤顶起,触感很恶心...非常恶心...几乎已经到了可以吐出来的程度。
「快一点,我还有任务(>^ω^<)」
又是一个新的颜文字,但面前的女孩表情毫无变化,精致的笑脸好像只是一幅画作。
那东西停下来了,我想它根本不存在,它只是个错觉。
....该怎么办?
①、听她的话,试着打那些小兔子。
②、告诉她,自己不想伤害它们。
③、.......。

①、听她的话,试着打那些小兔子。
【进入支线1】
刚做出攻击的决定,身体就习惯性地动了起来,探身,手中的短刀..剑?切入了那团白色。
想眨眼,但似乎做不到。视野一直是亮的。
没有红色,没有血。
没有触感,没有实感,如同刺入一团白雾,连雾本身都是幻觉。
而接着,似乎是感觉到了痛,兔子的长耳倏地立了起来,露出玛瑙红的圆眼睛...生气了?
红色,好刺眼。
和那女孩的红色不一样,感觉类似火焰。火焰最尖端的赤红色,那是转瞬间就会融化的,红。
兔子过来了,过来了,向这边来了。只是一秒钟左右的事情。
嗒。
什么被拨动了,什么在减少,像是装满沙的袋子被戳了一个洞....不,准确来说是,盛满水的酒杯被磕去一块,于是水失去了平衡。
平衡,被打破了。
有那样的感觉。
女孩说的「穿模」所带来的晕眩感已经不重要了,另一种更加强烈的感觉将身体贯穿。
很空。
突地缺了一块似的,大概是心脏的地方痛着,尖锐地。
不是被穿刺或者被敲击的痛,而是它本身,它自己把自己的一小块,拧成一团,很小的一团,因为很小,所以痛很尖锐。
..呜....。
一块、又一块地被敲去了。
想要抓紧自己的头发,想要把胸口藏起来。
眼前全是跃动的白色,白色,还有周围的绿色。
明明之前还是让人神经舒缓的颜色,现在却因不停的闪烁和摇晃而变得苍白。
恶心,有什么堵在喉咙里,像块吸了血水的麻布。
啊啊.....啊..
红色,红色从视野边缘蔓延过来。眼珠出血了吗,什么都看不清。
红色闪了几下,随后意识消失了。
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比起......还有更重要的...!
...
.....
game over
.....
...
α+2,sei+1,chi+1,san-4
〖进入主线1,对话和描写略有不同〗
竖琴的声音。
轻而短的一小段,像是湿润的长羽上滑落的一小串水粒。
有谁在身后,踮起脚,轻轻地拿去了黑色的幕布。
身体可能是在空中....不,是在什么都没有的宇宙中飘行过一段时间。接收到光线,却没有睁开眼睛的感觉。接触到地面,却没有站立的感觉。握紧了双手,却没有感觉到湿度和温度,如同抓着死蛇的皮。

②、告诉她,自己不想伤害它们。
【进入主线1】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最想看这篇文的人不在了,所以就坑掉了,有再多的想法,想读懂它们的人不在了,于是一切都失去了意义....但这篇残文我还不想丢..想着本来这篇文的背景游戏也冷得没人看,所以就直接发出来了。
这一切的结局,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

评论
热度 ( 3 )

© ホシタル(星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