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日lof,我很开心收到反馈
退圈但【保持更新】,有事请评论/私信/提问箱
燃木的文手。
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

Heaven au设定(白组)

天堂,那是只有逝去的人才可以前往的安宁之所。
地狱?那只不过是天堂的一部分,无论是在什么地方,都会有黑,白,以及灰。
嘘...你真的以为,死亡,就可以得到安宁?太天真了。
即使是这传说中的天国——不也是一样的,可笑吗?

【特别注意】所有设定都是个人胡扯,和宗教没有特别深刻的联系。

黑组——原蓝组反转小镇
白组——原黄组怪诞小镇
灰组——原红组fright au和吸血鬼au

【白组,dippelf】
名字中elf是天使常有的后缀「尔」,在英语中指辉煌的生物,后泛指妖精和精灵。

天使,和人类很像,只有一双眼睛和一对白色翅膀,头上顶着近乎无色的光环,这在天使中相当普通,属于最底层的那一类天使。被洗涤过而失去生前的记忆,但本性依旧,对他来说,一切未知都是值得赞叹的,当然...这也使得他很容易被污染。

一直有在寻找着什么的错觉,因此非常不老实,经常不顾天使长的劝阻,在天国瞎飞,即使被抓住了也会耍小聪明逃出来,关不住的熊孩子,求知欲很强。

很容易被影响,但你要是真觉得他会轻易被驯服,那就太天真了。dippelf有自己的小聪明,也有着异常敏锐的直觉,这也使得他能在这瞎飞,而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被拐走。

职责是「生灵」,就是所谓的监督者,这使得他瞎飞的范围更大了,会偶尔帮助人类,但从不体现出「神迹」,像一个幽灵一样悄悄地帮助他们,也会做一些透明人会做的恶作剧。偶尔会在某些地方陷入沉思,比如神秘小屋的遗址。

经常忘记拍打翅膀但从不会因此掉下来——天使是由某种密度略小于空气的物质组成的,因此不飞行时反而会以一种缓慢到无法察觉的速度上升。(所以你们应该用排水收集法(划掉)...所以有时候发呆着就回到天国了,纯粹是飘上去的,本人则对此现象感到不可思议,觉得自己在无意识中开启了时空之门。

没有自己的房子,或者你可以想象睡觉时踹掉了被子,结果醒来发现自己飘到天花板上的感觉。一般把自己埋在云里睡觉,睡着时会习惯性地用羽翼保护自己。虽然这时候用茧形容更恰当,但我想说——请想象一只白色的毛团埋在雪里。

被吓到时也会瞬间进化成白毛团,请善待他。

衣服千年不换,但多亏是天使,不会脏。

思考时会拔自己的羽毛,有时候会把拔下来的羽毛放在嘴里,咬羽根。

偶尔会用拔下来的羽毛做羽毛笔,动手能力很强。
(早晚有一天拔光(整行划掉)

这一习惯来自恶魔兄长的帮助,大致情景如下(语c对戏体注意)

「见人紧锁起的眉头,瞥见身后那些蓬松的羽毛。由此灵光一闪,或许也不会是糟糕的主意,伸手轻揉上脑袋顺势揽入怀中,随后趁其不备拔下一根羽毛继而旋转于指间演变出一端笔头。笑意扬于嘴角,眯起眼即刻松手将笔轻落于他手心。
“反正还多的是。”」

——感谢bro贡献他宝贵的戏。

【白组,Mabriel】

名字来源于著名的下级炽天使Gabriel,造热者,传热者,神使,唯一的使命就是传播神的爱....翻译过来就是天使中的开心果。

派对!派对!来一起犯傻呀!大概满脸写得都是这个吧,实际上,她还真的在脸上写过这些。

光环是白色的,双翼带着朝霞和夕阳的颜色,据说有140对羽翼,但那太辛苦画师了,假装她只有一对吧。每天都在用云朵编织衣服,基本上所有空闲的时间都用来做这件事了。其它时间..大概用来传播幸福了?

也用云,美梦和糖果做过面包,味道相当梦幻。

第一重天的管理者,大概也是那里的天使们的心灵支柱,气氛制造者,开了一家出售梦的小店,每天都在派发梦境,据说那些梦是她用灵魂的碎片编织出来的,但这只是一个恐怖的都市传说而已。实际材料与组成天使的物质很像。

睡着的时候羽翼铺展开,上面的色彩流动着组成许多可爱的儿童画,只不过它们变化的速度太快了,谁都看不清。

其实和Dippelf一样失去了生前的记忆,但她从来不把自己的不安表现出来,并且一直努力地试图让身边的天使开心。

基本不回地面上去,她并不是不喜欢人间,而是不想让自己变得奇怪,对她来说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幸福了,没必要...没必要让自己难受..是吧?

偶尔会给自己织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然后睡到忘记时间,梦醒了,起来擦擦泪水继续微笑。

认识Dippelf,但不是经常见面,因为她一直待在一个地方,而他一直在满世界瞎飞寻找丢失的东西。

其实,那份心情是一样的吧。

为Dippelf织过一个琉璃色的梦,但没有给他。

【白组,Cherubill】

名字来源于著名的智天使Cherubines,语源为「仲裁者」或「知识」。

也被称为上帝之眼,比dippelf更高级的天使,具体高几级不清楚。他是智天使...一般的智天使都有很多眼睛,以表明他们有直接凝视上帝光芒的能力,但他只有一个眼睛,原因不明。

时常以白色三角形的形态存在,眼睛是亮金色的,光环和由线条组成的四肢则是带着光华的暗银色,领结的颜色接近黄铜。

可以变作更接近于人的样子,穿着白色的燕尾服,戴着白色的绅士帽,黄发,用刘海挡住缺少眼睛的地方。有一对深蓝色的羽翼,实际上这么形容并不准确,那羽翼看起来不似实物,只是用暗金色的线条勾边,里面涂的都是宇宙的颜色...把这对羽翼展开,差不多就等于把整个宇宙展开放在你面前了,低等级的生物看了基本都会疯掉,所以他一般不让自己的羽翼显现出来。这一点看上去挺善良的,但实际上是,谁愿意逗弄一个疯子呢?

光环一般套在帽子上,有点搞笑...但没人敢笑.

据说知道从过去到未来所有的事情,偶尔会对人说「想知道你的死亡日期吗?」这样的话,真的不是一般的让人讨厌。

对于人类,他抱有很大的兴趣,看起来很像是恶意,但实际上对他来说只是简单的兴趣而已,既不是恶意也不是善意——弄死小虫子是因为讨厌他们吗?憎恨他们吗?不...只是单纯地想看看,它们死亡时,是什么样子而已。由生物转变为死物,动了,又不动了,这不是很有趣吗?

但被限制在第六天,木星天,极度接近完全的精神体,不可以随意干涉人间。尽管他知道一切,本应感到无限的无趣而超越一切尘世的缺陷,实际上却并非如此。他...真的是恶劣至极。

经常用夸张得像小孩子一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情,实际上也许正是因为他什么感情都没有,谁知道呢?

住在一个颠倒漂浮的小世界里,那里没有固定的颜色,到处都是零碎的东西,比如软塌塌的时钟,一半干枯一半水润的向日葵..这里所装的大概就是世界的全部了吧?他在那里可以变出任何他想要的东西,甚至演示出任何他见过的场景..他的眼睛里,有什么是不存在的吗?他可是全知的智天使啊,所以这里也是万物所在之处。

对于能进入自己世界的Dippelf非常非常的感兴趣,经常请他喝一些成分不明色泽诡异的饮品,更多时候则是长篇大论精神污染,非常想和他达成一个一看就很不好的交易,以附身在这位可以干扰人间的低阶天使身上,去各种地方做各种他想干却不能干的事情。

全都被拒绝了。

虽然低阶天使表示愿意为他讲自己的各种发现,包括「我发现我无意识的时候可以穿越时空诶」这种事,但伟大的Cherubill先生一点都不开心,不开心。

然而还是听了。

评论
热度 ( 22 )

© ホシタル(星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