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长弧,有事烧纸。
燃木的文手。
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

*rdrp注意(rp皮首戏)

假装还活着,扔出来顶一更?
灰组人设已经坑了1719字,请党和组织放心。

"Tell me have I lost my mind."

似乎有谁掀开了夜的幕布,如同入眠的城市般,人群散去,灯光落尽。这里是已经落幕的剧场,欢呼声的余热已渐渐藏入寂静的土地,只留下水潮般的残响,在帆布间蔓延。
刹那间渺小下来的我,绷紧了身体不太端正地坐着。四周被黑色填满,无人的座位沉默着,仅有台上的他,仿佛吸引着月光一般,给人耀眼的感觉,但不会炫目。
他是最棒的魔法师。
所以,一点也不害怕。
倒不如说....就像是童话里等待着的公主那样呢,虽然我无论是打扮还是经历,都完全称不上什么"公主"就是了。
他的指尖勾起星辰,于是那一刻他成为银河系的中心。即便把眼睛睁到最大,也无法记录下此刻万分之一的梦幻——这就是真正的魔法吧,璀璨、华丽,似乎触手可及,却又琢磨不清痕迹。
未知所带来的那些,身体的颤栗或者脑海深处的警告,都只是跳跳糖上可爱的糖粉。那些有致幻效果的糖果近乎疯狂地跳跃着,把脑子打成一捧闪着亮光的糖砂。
他靠近了。
匆忙地并起双腿将脚腕塞进座椅下方,脚尖相扣扒住地面维持平衡,左手不自觉地攥着裙角,右手撑着椅面以便将上半身送出,远远地扬起脸仰视他。
截取了夜空色彩的宝石摇晃着,随着魔法师优雅的步伐,安静地以微光显示自己的存在。
他更加近了,我几乎无法自制。
低下头来草草整理了裙摆,微微张开双腿并试图放平双脚,又突地意识到他已经近在咫尺,赶忙含胸抬头,本该交叉放于膝盖的双手又不听话地捏起裙上的薄纱。

"Somebody set fire to my soul."

被...触碰了。
泛着暖玉一样独特凉意的指尖清晰地反衬出脸颊的热度,瞬间放开了手上的布料,神经冻僵般失去联络,只有眼睛仍在无意义地捕捉着光线。

"Why there is a universe."

评论
热度 ( 5 )

© ホシタル(星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