ホシタル(星萤)

燃木的文手。
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

Heaven au(灰组)

轻的灵魂,自然能升上天堂,而重的灵魂,就落到地狱里去。
不轻也不重的灵魂呢?他们无法飞翔,也无法堕落,就只能飘浮。空荡荡地。
这场闹剧,是谁造成的呢?

↑为了引起你们的兴趣而胡扯的剧透

【Thrones】(灰组dip)

深棕色短刺毛,暗银色瞳仁,有两对羽翼,左侧两只上黑下白,右侧则是上白下黑,如同一个微缩的棋盘格。

Thrones,是传说中座天使的名字,毫无激情和对尘世的关怀而完全适合接受神的巡视...他曾被授予了这样的命运。

但他没有接受,因着现在已无法忆起的情感,他反抗了。

而结果,也不知道这算成功还是失败,留在这里的Thrones只剩下混乱的情感和记忆,人格也已经残缺不全,只能拖着空洞洞的心脏,为了那个已经忘却的愿望,活下去。

半天使半恶魔的存在,不能上浮也不能下沉,只能在既不属于天国和地狱、也不属于人间的大片混沌中徘徊。那里在地图上只是一片空白。

灵魂的温度由它们的状态决定,因此他的身体总是很热,类似人类的高烧。

见到熟悉的人或事物,会变得更加暴躁,状态如同高速旋转的滚筒洗衣机,零碎的回忆互相倾轧,各种情感吞并纠缠。

对他来说,解决脱节的情绪最简单的办法是,打架,在身体的高速运转和互相给予疼痛的过程中忘记一切。..这是他早在生前就已习惯的方式,包括在打完后一个人享受伤口在空气中针扎般带着痒的痛感,这能让他平静下来。

偶尔和Koumill干架,kill称他为「chessboard(棋盘)」。不怎么喜欢kill,知道kill能轻易杀死他,也就没有留手地与kill厮杀。
某种意义上来说,只有kill是真正与他打过,让他干架干得最爽的一个。

经常和Masurien(黑组dip)干架,一般会打到精疲力竭,打得兴奋了还会给彼此留下伤痕,但从不过分。只有一次他激动过头,被魔法风暴削秃了一半的羽毛,半个月没怎么见人。
称Masurien为mase,也许是小名一类的东西。
[mase英文释义:产生和放大微波]

也会和Maihel(灰组mab)打架,不过基本上不会撕破衣服,最多也只是鼻青脸肿。打架的原因多半是交流情感,换句话说就是笨蛋姐弟的互相关心,只是两个人都在微妙的地方有些别扭。

【Maihel】(灰组mab)

名字来源于第五天火星天Mahon,殉教者的灵魂被赐居此天,Mahon,这里北部是荒凉的废墟,设有天使的牢狱,南方则是舒适宜人。

深棕色长马尾,发质稍硬,银色瞳孔,有一对灰色的蝠翼。喜欢收集混沌地带常见的花草,比如干枯的花朵、姿态各异的荆棘、白而硬的冻草。

帅到不讲理的程度,男子力极高,说话简单粗暴,为了打架方便基本不穿裙子,指甲也特意剪出尖来。

看上去似乎完全没有被脑中乱窜的情绪所影响,实际上只是在逞强而已,和Mabriel(白组mab)一样,她希望能以自己的方式让身边的人开心。

总是一副「我已经老大不小了,所以我....」的样子,虽然看上去是很可靠,不过偶尔真的是逞强过头了。「又不是小孩子了,当然要自己做啊!」经常强调自己的年龄,以及胞姐的身份地位,近乎以「信仰」的程度强迫自己坚强起来,压力一定很大吧。

所承诺的事里,有些能做到,而有些做不到的,她会拼命去做。几乎以一种可以说偏激的态度对待她重视的人,就像他们某一瞬间会消失那样。表面上看起来比Thrones稳定,但内里已经快被混乱的自我和时隐时现的真相逼疯。

但她的忍耐力比胞弟更好。

隐隐希望能回到从前,只是作为一个有点暴力的女孩子被宠爱着,不必逞强,不必过多地思考让谁开心。曾经被Thrones看到正在偷偷换裙子的样子,那之后当然是打了一架。

通常用「我」自称,想强硬时会刻意换成「老娘」甚至「老子」这样有点傻的自称,说着说着表达真心时又会换成「我」。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只是想逼着自己坚强起来。

喜欢把外套系在腰间,觉得那样很酷也很方便。(而且远远看上去像件短裙)

安慰人的方式实在很笨拙,大致可以概括为「你不开心又怎样,老娘喜欢你啊!」这种完全不讲道理的话。每次打算好好谈话,最后总还是会演变成干架。

不穿裙子的原因除了不方便以外,还有不适合。认为自己总是带着尘土和划伤的脸很丑,平时也不怎么整理头发。

似乎不喜欢吃甜点。
「我不吃。总吃那些甜滋滋的东西,神经也会变得软弱。当然,某些小屁孩喜欢吃这个也没办法。」女孩略显僵硬地转过头去,只留下半个马尾,在半空中一晃一晃地。
「.....就看在你的面子上,勉强吃一口而已。」

基本不和Koumill干架,总是躲着他走。kill称她为「brambles(荆棘/野树莓.黑莓)」。

很担心弟弟的精神状况。某种角度上来说,她比Masurien(黑组dip)更了解Thrones,但很少明确地表现出来。

经常与Balle(黑组mab)干架,与弟弟们干脆直接就是揍的干架方式不同,两位姐姐一般先打会嘴架再动手,打累了还会休息一会,有时候还会谈起自己的弟弟,愉快地分享弟弟们的黑历史。

【Koumill】(灰组kill)

名字来源于,Douma,希伯来字‘沉默‘的意思,圣经中犹大国先知以赛亚受启示之地,死之沉默天使,犹太神秘学述人死后将会见到的死亡天使,又称埃及守护者。

玫瑰色乱卷毛,短发,有一只黑色竖瞳。羽翼为暗红色,一对,羽毛锋利如刃。赭石色西服,黑手套,基本不用手杖。皮鞋是尖头的。
三角形形态与原著相同。

尽管性格暴躁了些,他的智慧仍然不逊与其它两位三角。很冷静地挥洒愤怒,更直接地表达对他人的蔑视,嗜血。

话很多,但几乎从不透露什么有用的信息。因愤怒而瞪大的眼中反而是一片沉寂,死亡,所有的死沉淀在那里。

高傲,露骨的高傲,似乎很容易激怒。

「愤怒源于内心的彷徨,它使你狂躁不安,使你迫不及待地反抗身上无形的压力。」
「Oh.kid...你真的以为你能激怒我吗?」
「愚蠢的反抗,不过很有趣。」
「让我撕下你的羽翼,就像摘取蛾的翅那样。」

喜欢描述甚至演示各种...血淋淋的恶心场面,欣赏观众们的表情。这个观众多半是Thrones。

就连Masurien(黑组dip)都会被他的表演恶心到,Balle(黑组mab)是唯一能和他共享这份快乐的人,虽然她不仅会把这血腥场面编下去,还会加入损他的话。

【Pacentica】(灰组Pacifica)

名字来源于能天使Potentiaties,代表天界的权威。传说是神所造的第一批天使,与恶魔征战的先锋。

金发蓝眸,长发打理得很好,几乎每天都修理刘海。有一对淡灰色羽翼,根部略微泛黑,但遮掩起来看上去与一般天使无异。

有时以「神所造的第一批天使,与恶魔征战的先锋」自居,高傲地扬起下巴,好像身边跟随着一堆侍从,对人颐指气使,说着根本不存在的家族名。

有时又表现得像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孩,活泼、可爱,对一切事物表现出非凡的好奇心与爱心,把身边荒芜的环境描绘成仙境,把所有和她说话的人当做朋友,但分不清他们谁是谁。简直像活在幻觉里。

偶尔,又抓乱自己的头发,露出好像被什么巨大而恐怖的东西追逐的表情,说一些奇怪的话。「应该砍掉天使的头,再把恶魔绞死!」之类的,说着说着突然尖叫「我能去天国!」,后来声音渐渐低下来,最后化作又像是呻吟又像是叹息的呓语。
恢复之后会把头发梳好。

似乎不少徘徊于间隙的灵魂都认识她,经常被打得遍体鳞伤,但对此一言不发。

完全可以混进天国,但总是待一会就回来。

Maihel想以大姐头的身份罩着她,被她拒绝了。

对Koumill表演的血腥场面,她的免疫力意外地强。基本上可以说是不为所动。

【其它相关设定】

灰组都是处于「间隙」中的人,实际上,他们都可以选择放弃记忆上升到天堂去,只是没有那么做。

他们也可以去天堂、地狱或人间,只是不能留在那里。没有任何物理上的阻拦,只是他们无法融入那些地方,所以他们自然会回来。

白组设定↓
http://aobayou.lofter.com/post/1d88f4ed_105973be

【关于拖更的事】
真的很抱歉...这边,最近亲友出了一点事情...也有几天是因暑热而懒散了(。)
感觉对不起几位画的同人图..捂脸
关于Heaven au,大家有什么建议或者梗,可以在评论里说,也可以加群一起来讨论...咳,催更也可以(...)
群号码:651712538

评论
热度 ( 16 )

© ホシタル(星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