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长弧,有事烧纸。
燃木的文手。
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

唉,您好。这是给您的评论。

是关于C小姐的故事的。

我本该把它放在您的文下边,可您的粉丝太多啦...请把它忘记吧,也许我只是想写它,并不是想给您看的。

————

我很少吃柠檬,真正的柠檬。我印象中的柠檬味道都是各样化学试剂调制出来的产物,它们甚至会损害我的健康,让我更彻底地变成一个非野生的人。我完全明白这些,但我毫无反抗,甚至可以说是欣然接受了。

我不享受它的味道,可我偏偏非常喜欢它死去的过程,以至于经常在不科学的幻觉中见到它,还伴随着阳光和下午茶的甜涩。

很长一段时间,我把这种喜爱当作人类的残忍本性,就像小孩子就是喜欢破坏自己或别人刚刚搭好的积木,在把整体拆散为‘不完美’的部分的过程中,享受着这种回归到原点的、残暴的快感。

我一边想,这是正常的、符合道理的,一边又听见一群指责的声音踏着光线纷纷攘攘地过来了,然而我不觉得有任何人是错误的。

最后他们走了,我还是喜欢着它死去的过程。

因为它是那样一种顽强的生灵,所以我可以仔细地看见它一点点死去的过程,比那些会动的家伙慢了好多好多倍——就算被切开、被粉碎,也能给人看见残留的生机,最适合做解剖课的素材。

尤其是配上阳光和茶点的时候,虽然加以这样文明的修饰也并不会让死亡的本质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却可以让它变得精致又漂亮,如同藏在玻璃窗里、配上黄金首饰的木乃伊那样。人们都说那是千年前的人,可他还没有死,于是就有好多人来看他,看他还没有死。

我也喜欢看这样还没有死的东西,看它还没有死,还喜欢它在阳光下被照得透明的样子。光线射穿它的身体,把内容物一点一点地掏出来,这是一个过程。那些内容物在水或者空气里歌唱,发出无法比拟的高音,那音调实在太高,听起来像是凄惨的哭号,只有我执著地认定了它在唱歌,说不定实在矫饰自己的残忍。

它歌唱着,一边把自己最后剩下的东西挤出来,剩下的东西再把最后残留的东西挤出来,残留的东西再把不存在的东西挤出来,这就结束了。它被分解了。

————

我衷心地希望它被淹没在您收到的那些推荐中,这样就没人能看见它了。

像是被埋进蓝色的海洋里,这也是很诗意的。

@蜷蠕

评论 ( 5 )
热度 ( 25 )

© ホシタル(星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