ホシタル(星萤)

燃木的文手。
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

愚人节贺文(雾

没错,下面这些都是愚人节玩笑...本来打算过了四月一日就删的,但意外收到了好多评论..我就....舍不得删(。

当你以为我鸽了的时候我却没鸽,这也是一种鸽——鸽子的艺术4典藏版16666页第233行。

没想到吧!我说四月一日更文,我就一定会发东西!哈哈哈哈哈被愚了吧

————————————

同人本《传说与传承》

想看调查链接的,请直接翻到底
以林克全员为主,夹带一些私货

字数:约10万字

规格:B5

页数:24p

封面:250克铜板纸

内页:80克蒙肯纸

排版: @黑蛇错
是一位画风特别,而且可爱的人!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她的画

校对: @蜷蠕
用词超级精准!感兴趣的话,请也看看他的文

封面设计: @ホプラブ
她的画,是我无法形容的好看!

特典:手写明信片*2,作者随机摘抄文中片段,使用彩墨
可以选择时之笛绿/荒野蓝/黄昏褐/天空青,有其它想要的颜色可评论询问,反正不一定有(。

【收录文章】
排序:越往前越欢乐,越往后越虐,写加号的表示无cp向。
ps:长篇没有欢乐向,最低也是正剧向。

【中长篇】

《圣方块战争/A link to the fate》(时之笛全员+部分林克全员 架空)

《tan90º圣三角学院》(林克全员)

《光降之森》(林克全员,架空)

《错觉》(四支剑 本体+四色+影)

【短篇】

《祝你马到成功》(林克全员 欢乐向)

《空气墙》(暗+时 糖)

《不死的时之魔法师和他捡来的孩子》(黄昏+时 前糖后刀)

〈时之笛系列五短篇〉:

《未命名恐惧》(幼暗+幼时)

《科塔尔症候群》(暗+时)

《蚕食》(鬼神+假面)

《蛀洞》(鬼神+假面)

《水痕》(鬼神+暗+假面)

〈一部分比较丧心病狂的短篇〉:

《哑光》(假面后 时中心)

《断痕》(败北线 暗+时)

《天空与糖》(暗+假面)

《终焉》(暗x时 假肉)

【试阅】

●《祝你马到成功》(林克全员,欢乐向)

听说新来的后辈缺一匹好马,只能用脚丈量海拉尔大陆,解放四只不知在哪个角落蹲着的圣兽,最重要的是还不能在地上滚着走。

终于有了后辈的黄昏觉得,是时候该他们这些前辈做点什么了。

他说这话时,初代正擦着自己的铁剑,也不知是听着还是没听,只是默默地放下了剑,把同样几乎没有任何花纹的盾摆上了桌。大家都知道,他虽然辈分也很靠后,却早已在近乎毁灭的海拉尔逛了好几圈了——只靠着这样简陋的武器。

好几个跃跃欲试的小猫眼突然噤了声,几个小绿帽在桌下攒动着,不知在商量什么。只有红还睁大眼睛试图爬上桌举手发言,被一旁的蓝锤了下脑袋,现在正把半张脸贴在桌面上反省。

●《圣方块战争/A link to the fate》(时之笛全员+部分林克全员,架空)

「林克....现在,是展现你的勇气的时刻了。」

古钟般的声音回荡在山谷中,绿衣的孩童不自觉地挺了挺胸。

「我需要你代表科奇利族参加一场....比赛」

络在一起的气根颤抖着,苍老的森之精灵真的如同一个已至暮年的人类一样,叹息着、踌躇着。

「不,是一次..战斗。」

暮色将叶云一层层浸染,渐渐透出些陈旧的暗褐。

「若是不幸战败,丢掉性命都只算是小事....」

叹息重重地落到草地上,卷起几片落叶,呼啦啦地拍在孩子脸上。有一片在脸上蹭出些血痕,孩子尖尖的小耳朵微微地颤了一下,但他只不过是眨了眨眼,继续等待下文。

「但是,我的孩子...请不要害怕,我的使者娜薇会指引你,她会告诉你何时该去往何方。」

孩子悄悄地偏过头去,看他的新朋友。精灵近乎透明的翅膀在日光下显出漂亮的虹色,她身上月蓝色的光辉时明时暗,映得她翼侧那弯彩虹一会浮起、一会又摇晃着落下。

「....当然,如果你还没准备好的话,可以回去再准备一下。尽管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你愿意接受我的请求吗?」

孩子很快将目光收回来,他几乎没有怎么思考就下了决心,一边努力地直视前方做出可靠的样子,一边缓缓地点了点头。

只是想和朋友在一起而已。

●《哑光》(假面后的时)

那是很突然的一件事,却也并不让人意外。

勇者早知道会有这一天,他明白自己是个被黄金三角诅咒了的家伙,那东西烙在灵魂上,拥抱着他,亲吻他,给予他无与伦比的力量,却把其余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收走——那是眷顾,大家都这么说,所以他也这么想。

他的身体逐渐变得像只蜡壳,空荡荡地装满融化了的金色,只等着哪天被透明的日光彻底溶解。

所以当他睁开眼,发现世界模糊了大半时,只是安静地想,谁都不在旁边,谁都不会伤心,真是太好了。

●《断痕》(败北线 暗+时)

杀了我吧。

这句话,影子早已听过无数遍了,但看着他亲口说出,还是第一次。

勇者亲吻着他的剑锋,海蓝的瞳孔中混入了锈迹,它们浮浮沉沉,很快斑驳成一片。

●《天空与糖》(暗+假面)

影子将浑身是血的孩子拥入怀中,灼热的绯红沾上脖颈、滑入领口,可他完全不在意。胸口凭依着的体温,像是要将他燃烧殆尽一样。

他摘去孩子脸上的血污,颤抖的指尖将残红蹭上柔软的明黄,留下茶色的污迹。他不明白这是兴奋还是恐惧,视野中的一切都鲜明到有些模糊的程度。

这是他的勇者,小小的一团,就躺在他手心里,呼吸与他链接,温度互相浸染....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终焉》(暗x时 假肉)

血液黏在唾液中,从破裂的唇角溢出,在脸颊上凝成细细的暗红色纹路。

凉意迫近耳侧,那魔物特有的嗓音紧跟着潜入耳蜗,低低地说:「让我帮你....杀了他们吧。」它故意把杀这一个字绕在舌尖上,又吞下另一半意思,让声音一点点爬进去,没入猎物的心脏。勇者拧着眉,忽视了自指尖盘旋而上的颤抖,侧头将贴在唇边的白发压进齿缝。

突然被这样拉住,影子安静了一瞬,便猛地一扯,让发丝细细地切入嘴角的裂口,血沫很快就渗了出来,勇者轻抽了一口气,但依旧将痛楚和发尖一起锁在唇齿间,他知道它焦躁了——终究只是一只怪物而已。

他眉眼间露出些淡淡的得意,像曾经每一次在冒险中克服难关时那样。他明白,这大约是最后一次冒险了,真真正正的最后一次,因此他甚至有些平静。而这正是影子最恨他的地方,不灭的金色光辉灼烧着它的眼睛,令它发狂。

——————

诶嘿,谢谢你愿意读到这里啦,那么印量统计链接就放在评论第一条了,也会放出一部分长篇的试阅链接,谢谢大家|ω・)

祝大家节日快乐哦(❁´◡`❁)*✲゚*

评论 ( 25 )
热度 ( 40 )

© ホシタル(星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