ホシタル(星萤)

燃木的文手。
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

萤灯谈

「来讲一个故事吧?」

那孩子坐在深绿的叶堆之上,随意地晃着腿,好像身下不是粗糙的树枝,而是儿童专用的木制秋千。

我仰望着小小的他,空空地张着嘴,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地方,曾经有好——多好多的生命离开了哦。」

如同孩子指着池底的鲤鱼说「快看」那样轻快的语气,配上纯净的笑脸。

他低头看向被新绿覆盖的土地,就连逐渐沉淀了的夜色也不能掩盖那里破土而出的生机。他发间有荧荧的光在转,好像有只调皮的小精灵正藏在帽边,把魔法作的荧粉胡乱地撒了出来。

「——我很喜欢他们。」

这是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但我好像听懂了。细碎的光映在他眼里,像星星。

我知道他要开始讲故事了。

他不是一位合格的叙述者,反倒像一个刚刚从繁华的风景中归来,而絮絮地试图把遇到的色彩塞进每个人怀里的旅人。

他讲到神殿里奇妙的挂画,又说起让人晕头转向的回廊,接着又忽然说,你知道吗,这世界上竟然有对鸡过敏还要养鸡的人,她家鸡腹部的绒毛又软又热,摸起来手感超好。

明明放在那里养也不会出事,却要我把它们全抓回来,而且一定要给我卢比做谢礼.....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软软垂下的金发蹭落了一片树叶,打着旋落到水里去。

他在道谢,他说他是被祝福着、守护着出生的,也是这样成长的。我附和着他,想起那些他一人在平原上奔跑的日夜。

像祈祷一般念完那些话,他抬起头来,注视头顶无限地延伸而去的夜空,说:「祝福你」。

然后,起身跃下。

我下意识地想接住他,手已伸了出去,却忽然愣了神,回神时眼前只剩银色的剑锋。

我明白了,因为我们都是「林克」。

————

清明节,早安。

评论 ( 8 )
热度 ( 40 )

© ホシタル(星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