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长弧,有事烧纸。
燃木的文手。
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

『已坑黑历史』【化学实验梗】[短打小段子集]{给九亿的生贺√}〖存文防删〗

在大家一起做化学实验的时候.通常有一个「组长」一样的存在.虽然听起来很威风.不过实际上就是传说中「有事没事都烦他就对了」的职位...这是一个很玄妙的位置.虽然他不一定有学识.不过真的非常有用....比如现在
「小创创我可以玩一下火柴吗?」 ...对!就是这种时候!作为这个组的组长.我有义务阻止一些同学不理智的、可能引起一些东西爆炸或者燃烧的危险举动!
「.....不,」
「啊啊啊——燃烧起来了!感受到了燃烧的热情!」
「..这就是希望的火焰啊!」
...既然不打算征求我的意见就不要象征性地问我啊!还有哪里来的什么希望的火焰.我明明只闻到了绝望的硫磺味..
「...小心点.别着了.」现在也只能这么说了吧..但愿她转头的时候不会正好把自己的头发点着. —————————————————————————————— 「接下来要做的实验是..?」
「老师已经在黑板上写了」
「...好的玩家从来不看攻略.这是对作者的尊重..作者那么辛苦地设计了曲折有趣的情节和难易适中的解密.玩家怎么可以看攻略通关?!这样游戏的乐趣还剩几分?」
「说人话」
「我今天忘戴隐形眼镜了」 —————————————————————————————— 「唔...接下来要做什么?」
「..向试管里倾倒盐酸...」等、等等——酸?...听老师说.带「酸」字的好像都有很强的腐蚀性?「..这个就交给我来做吧!」代替运气不太好的同学完成比较危险的工作也一定是作为组长的我的责任和义务!
「....日向君..?怎么突然作出这么严肃的表情...」
这、这种关键时刻绝对不能着急..也不能害怕!好像听见了玻璃轻轻摩擦的咯咯声..手不能抖!一定要小心地放下瓶塞..倒放!瓶口与试管口紧挨..标签朝向手心....这一步其实意外的简单啊.原来只要小心的话.即使是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吗...
突然.手肘好像被谁推了一下.一瞬之间只听见尖锐的玻璃碰撞声.
......啊.洒了
「呜诶诶诶诶.....对不起对不起...!」
突然产生了一种「果然洒了」的宿命感...如果就这么死掉的话.我多多少少还是起到了一点用处的吧...据说人死前一瞬间会把一生所有的大事都回忆一遍.或者思绪多到想向谁都倾诉个几天几夜之类的.. 但是我现在竟然没什么可以想一想的事情.甚至开始无聊到思考到底要想什么这种怎么想都没意义的问题.我的人生到底是平凡到了怎样不值得回忆的地步啊..
...................
诶. 好像没事啊 —————————————————————————————— 「接下来要点燃酒精灯...火柴在哪里?」
「啊.....原来那个是重要任务道具的吗?」
废液缸里面已经堆满了烧了一半的火柴.伤痕累累.惨不忍睹.看来是他们玩得太兴奋了.结果把所有的火柴都用光了...玩了这么久竟然都没有烧到头发或者烧到手指.我们组今天的运气还不错啊..不.从一开始我就应该坚定地阻止他们的.现在只能找其他的组借火柴了吧.正好出流在后边的组里.有他在的话那个组应该能省下不少火柴吧.
回头的时候好像产生了一些不太科学的幻觉..比如后面的同学正在用试管夹夹着蒸发皿之类的.....不.那明明就是无比真实的事实啊!
「等等!这个时候不能用试管夹啊!」
「啰、啰嗦!...我只是觉得这样用试管夹比较方便而已!」
「不不不那样绝对会着起来的吧..试管夹可是木头做的啊!」
他脸上已经冒冷汗了.但还是坚持着手上的动作.就好像这是什么非做不可的重要事情一样..他到底在想什么啊!...
【已坑.简略说一下下面的脑洞】
正在日向两兄弟掰扯到底要不要阻止明明知道自己错了但是就是死撑着不改的熊孩子九头龙的时候.狛枝的头发非常不幸地着火了..
中间还有一段描写.大概是说狛枝本来就像火焰的头发彻底变成了一团火焰..看起来像是火龙果..之类的x
然后日向本着「这就是组长的责任啊!」[雾]..的心情飞奔出去找水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狛枝一脸陶醉地倒在地上.脸上全是白色的粉末.就像上了一层妆一样.白得可怕.
[Ps:干粉灭火器.直接喷在人脸上可能让人窒息..]
[PPs:然而谁都没有..有的人故意没有..想到实验台上的水龙头.所以说狛枝.安息吧[不]
最后日向把他扛去了医务室.全剧终
....因为是在生日当天晚上才发现九亿过生日..匆匆忙忙地赶出来两篇..后来又加了几段.....字数比较少.描写也不够细致.
啊啊——早知道我就把生日礼物改成用新学的萝莉音唱歌好了...

评论
热度 ( 8 )

© ホシタル(星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