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日lof,我很开心收到反馈
退圈但【保持更新】,有事请评论/私信/提问箱
燃木的文手。
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

光降之森(全员)-部分设定

传说,在森林里迷路的人们,最终会到达另一个神秘的世界。有人说,那里住着已离去的神灵;也有人说,那里住着不愿逝去的幽灵;还有些人认为,那里封印着传说中的「魔物」。

全员文,部分人物资料涉及剧透,不公开。
排序:大体上的出场顺序

林克 (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 中的林克)
花冠-村庄

人类少年,玩耍时被黑色透明的乌鸦吸引,在森林中迷了路,误闯进精灵的世界。一开始被精灵们嫌弃甚至捉弄,后来凭借着高超的厨艺和自己的真诚逐渐获得认可。

做出好吃的饭菜后,被夸奖「好吃」会非常高兴,但是同时,看着好吃的被吃掉会异常的不舍。这时候通常会悲痛地转过头去,但又忍不住好奇别人吃自己做的东西是什么表情,所以又会很快地把头转回来,最终用十分灼热的眼神盯着别人咽下去。

只要足够暖和,无论在哪里都能睡得着。

对于自己似乎回不了家的事,并不是特别在意。

小帽 (塞尔达传说-神奇的帽子 中的林克)

橡子精灵,只有人的拇指大小,艾泽罗的半个徒弟。单纯、认真,被怂恿了的话,就算听不懂也会很认真地热血起来。

在长辈和前辈面前很有礼貌,每次冒失被抓都会认真的道歉,然后下次换个方式继续皮。前辈们已经了解了他这种性格,却每次都禁不住原谅他。

全森林唯一一个能忍受得了艾泽罗的长篇唠叨的,虽然他根本没听懂,但总是一副乖乖听讲的样子,结果深得艾泽罗喜爱。

喜欢惊险的事情,总在时的树枝间荡来荡去玩。最近好像发现了时一定会接住他,越发地大胆起来,让时十分头疼。

偶像是风。

————文中选段————

拇指大的小人正趴在树枝上,要不是它还穿着小巧的红靴子,林克几乎要把它认成一只大青虫了。那小人抓着一片半黄的叶子,一手遥遥地去够半串冷掉的蘑菇串,压得细枝一晃一晃。林克被面前的奇异吸引,悄悄地屏住呼吸凑近了看。

快碰到了,马上就要碰到了!忽地,小小的身体一歪,整个儿向火堆里栽了过去。

————

「小帽!」它说着,头上戴的小帽子跟着点头的动作晃了晃,「我叫小帽!请多多指教....呜哇——」它正正经经地鞠了一躬,直把有它身子一半儿大的长帽子从脑后甩到脚尖,差点把它自己也给甩了出去。还是林克及时弯了一下小指,把它扶了回来。它晃晃悠悠地在原地转了半圈,最终软软地跌坐在他的手心里。

————

艾泽罗 (出自塞尔达传说-神奇的帽子)

半人高的白鹈鹕精灵,非常的唠叨且臭屁。虽说职责是管理知识和历史,但却偶尔会突然忘记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比如藏在自己大嘴里的物品。

和每天都花式前滚翻起床的小帽不同,他总是很容易困倦,常常站着站着就把头埋进羽毛里打起盹来。每天早上都会被小帽抓着头顶的羽毛摇醒。

有些胆小,也因此很容易为其他人操心,当然他本人对此的说法是「小心谨慎」。每次都会被小帽的冒险吓得「毛都快秃了」。

为自己柔顺洁白的羽毛感到自豪,每天都要花至少一个小时在水边理毛。

古夫 (出自塞尔达传说-神奇的帽子)

覆盆子精灵,艾泽罗的大弟子,以自己弱小的原形为耻。觉得师父总是太古板了,认为自己一定能找到「捷径」,但每次都会因为搞事而被白鹈鹕的大嘴巴压着脑袋唠叨几个小时。

他不屑于像小帽一样卖乖卖萌,也不愿意听从长辈的教导,因此也不如小帽那样受宠。他对小帽异常不满,经常找各种理由讽刺小帽,并隐隐地传达出「他明明那么蠢,凭什么被老头子这么看中」的信息——尽管他也在口头上嫌弃他的老头子。

喜欢爬到高处享受睥睨世界的快感,并且摆出十分中二的姿势..虽然常常会一个不稳摔下来。

(塞尔达传说-众神的三角力量、大地之章、时空之章、梦见岛 中的林克)

白兔精灵,职责是引导光降仪式,有在梦境中穿梭的能力。和自然非常亲近,不仅能分辨各种植物的种子,还能使巨兽变得温驯。

有些呆呆的,看起来又乖又好欺负,但实际上武力值极高,擅长凭借自身的敏捷跳到敌人背后发起突袭。

唯一的弱点是水。绒毛被淋上水的话,会瞬间萎靡,长耳朵耷拉下来,任人揉捏。

是壁和拉维奥的指导者,似乎准备把自己的职责继承给两人中的一个。

(塞尔达传说-众神的三角力量2 中的林克)

棕兔精灵,拉维奥的双胞胎哥哥。

元气开朗,表面看起来比神更强气一些,但实际上很容易被欺负。被人拜托时,就算很不愿意也会去做,经常可以见到他跳来跳去帮人跑腿的身影。

一直希望弟弟能出去走走,但总是说不过他,有时还会被说得良心不安,结果被趁机请求带一大堆东西回家。在外面跑东跑西溜了一大圈之后,才发现自己被坑了。

拉维奥 (出自塞尔达传说-众神的三角力量)

黑兔精灵,不喜欢自己的毛色,壁的双胞胎弟弟。

每天都会找各种不算借口的借口蹲在家(树洞)里不出来,因此奔跑的能力也变弱了。

常常在家搞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等哥哥一回家就坑他。最喜欢做的事是一边趴在地上缩起耳朵油嘴滑舌地乞求原谅,一边偷偷地从毛发间看他生气却又拿自己没办法的样子。

实际上完全能把人骗得团团转还反过来感谢他,但他就是故意让哥哥发现,看他生气又看他原谅自己。

黄昏 (塞尔达传说-黄昏公主 中的林克)
花冠-山脉

神出鬼没的大狼,很少能见到他的人形,职责不明,似乎与光降仪式有关。与可怕的外表相比,声音意外的温柔。

似乎不太欢迎林克的到来,总是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警惕地盯着他。

据说,越是靠近森林中心的巨树,就越有可能捕捉到他的身影。

(塞尔达传说-风之杖、灵魂沙漏 中的林克)
花冠-海洋

海鸥精灵,职责是摆渡。

他把内心的自由(和皮)唱入风里,如同永不落地的海鸟一般多动而且富有创造力,是很多新生精灵的偶像。

喜欢收集一些小东西,还喜欢拍照,在这些事上和新来的林克有些默契。

大地 (塞尔达传说-灵魂轨迹 中的林克)

小鼠精灵,职责是为星星划出轨道。

风的小跟班,看起来乖巧可爱还有点小正经,还常常像个小军人一样敬礼,但内心里的皮劲儿完全不弱于风。

有时,他为了收集蜂蛹被蜜蜂追到跳水,每次都会被风捞起来晾干。

无名精灵(塞尔达传说-四支剑 中的林克)

元素精灵,可以将自己分成绿(风元素)、蓝(水元素)、红(火元素)、紫(地元素)四部分,职责是维持各元素的平衡。

戳此链接并下翻以查看四支剑性格设定

因为十分依赖和自己心意相通的分身,而很少和朋友们交流——不如说是根本难以信任他人——,最终导致他习惯了一个人解决一切,拥抱起离群之狼一般的孤傲。而随着分离时间的增长,分身们的性格也越来越不相同了。

不分离自己时,他呈现「绿」的样貌,这时别人也会叫他「绿」,所以他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或者说,他真正的名字早已经被遗忘了。

(塞尔达传说-时之笛 中的林克)
花冠-森林

*似乎*是树之精灵,住在树干里,从不出来,职责不明。明明已经有几万年的寿命了,说话的声音和语气却还像小孩子一样。自称记载着仙境的时间,但自身的时间却一直停止着。

努力地照顾着一切到来的生物,包括树根旁边的花草和树冠上停歇的小鸟们,所以身边总是生机勃勃。

不知道为什么,大部分精灵好像都很敬佩他。

——————文中选段——————

林克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树,它无比宏伟,却又如此宽厚,令他只要踏进树荫就会不自觉地抬头仰望它。

那铺展而去的、由树叶组成的浪涛之间,偶尔漏下的光点如同云雾包裹的星辰,在树叶的律动中闪烁。他在这星光的指引下,顺着那些木舟般浮出叶海的枝干前行。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走到那棵传说中的巨树面前。林克绕着树干转了好几圈,薅了几只蘑菇,又拽了几朵花,终于确定这里只有树。他再抬头去看它,它温和的绿荫抚摸着他的脸颊,他恍惚觉得树也在俯视他。

——————

天空
花冠-天空

九尾狐,职责似乎与命运有关。有预言能力,身上背负着许多过往,却任由时间将它们和自己一起掩埋。

平时懒得像只猫,很少被拜托做什么事。属于如果帮人送情书之前预见到告白一定会被拒绝,就会悄悄把情书丢掉的类型。

偶尔会去找时聊天,说着说着常常就那么靠着树干睡成一团,时也不会叫醒他。

据说曾经被人们当做「神明」崇拜过。

——
★提问箱内相关问题


  • 8月17日 匿名提问
    想问太太一个问题,如果光降林克在时的树下悄悄点一堆火,那么林克能看到时跑出来救火吗?

  • 不会。

    如果他是在无意中点的火,比如只是想在树荫下野炊之类,那么他点的就无法烧到时身上。

    如果他是有意点的火....嗯,他好像不会这么做。那么,假设另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抱着伤害的恶意试图将时点燃的话,他首先会被黄昏揍。

    黄昏:这可是我用狼毛蹭到光滑的树根啊!(不对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时是会受到伤害的,尽管这伤害对庞大的树身来说不值一提,但依旧很痛。即使发生这种事,他也依旧不会从树干中走出来——更不如说是、不能走出来。

    这个设定的根源涉及到光降的结局,所以我不能多剧透,只能说「这棵树相当于森林的支柱」

    这里说「这棵树」而不是「时」,是因为时的存在是可以替代的,他的状态有点像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

  • 8月22日 匿名提问
    精灵们吃东西吗?狼黄昏会不会想吃兔子精灵?

  • 吃,但不会。

    「森林」有些类似塞尔达传说中的圣域(又称静域),是一个既存在又不存在的地方,其中的普通动物和植物只是现实中生物的一个「投影」。虽然非常生动,但其中没有灵魂,甚至在被「捕猎」之前身体里都不会有血肉。

    某种角度上来说,精灵们会吃东西,还是被活着的生物们传授了「好吃」的概念,作为生存的象征之一接收了下来,虽然只是类似于体育运动一样做不做都无所谓的爱好...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吃多少都不会胖,好羡慕。

    顺便一提,因为他们没什么时间概念,所以连该什么时候吃饭都不知道,可以说是活在童话里的生物了。

    说到底还是荒野大吃货带坏的,点头。

    至于黄昏和兔子们...嗯,与其说「会不会想吃」,不如说是反过来被吃得死死的..黄昏君太老实了,又对小孩子没有办法,除了同样是老实人的壁(神2)之外,黄昏面对兔子们几乎是被完全压制的。

    尤其是面对神(神1)的驯兽技能(此梗源于大地之章),不仅是听之任之,甚至偶尔还会被摸毛安慰。


——

点下方第一个tag查阅旧粮

这是2017年11月7日开始构思的文

花冠企划都是 @浮洛 太太画的

评论 ( 9 )
热度 ( 38 )

© ホシタル(星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