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长弧,有事烧纸。
燃木的文手。
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

请夸奖我吧(全员糖)—解

原文链接请见评论第一条,解析有点长,还请慎重阅读。
熬夜码字难免有纰漏,欢迎捉虫。

这一篇是我目前为止写得最不满意的文,那时我出于各种原因,有些急于求成了。但,我还是要对它负责到底,把解写完,就算很渣。

●小机器的名字

这是最明显的一个细节,在荒野的记录中,它名为「请夸奖我吧~~咚咚锵叮咚♪3.13测试版」,而在普拉的笔记中,它名为「正面印象读取机械」,而且是最终版。

看起来很奇怪,对吧?

从官方给出的普拉的实验笔记中(我看的是贴吧机翻版本),可以看出作为研究者应有的严谨和严肃,可在和林克交谈时,她完全是一个可爱的老顽童,可爱得甚至有些过头。一般的解释是返老还童后性格也不自觉地跟着活泼了起来,我这里擅自多加了一条解释——她是想让林克过得轻松一些,淡化那些对一个失忆的孩子来说过于沉重的命运和独身一人的寂寥。

丢失了所有记忆的林克,就像一只被倒空的玻璃杯、被风掀飞的塑料袋那样,无论是身边还是脑中都是空荡荡一片,辽阔而空旷的世界如狂风般卷着他前行。他很需要什么来填充那些空白,来让自己不那么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幽灵,比如帮助别人所得到的感激之类——勇者几乎不会拒绝任何任务,无论是有偿还是无偿。

幸运的是,他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在帮助他,尤其是那些曾经认识他的人。

席卡石板的功能多得可以用色彩斑斓来形容,尤其是拍照和图鉴这两个看起来很多余的,很难想象制作图鉴功能需要多少努力。它确实让旅途变得充实了起来,林克被引导着重新一点一点地认识了整个世界,它不再是陌生而庞大的了,他的生命也不是只为了使命而存在。

但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他变弱了,而且他是一个失败了的英雄,有人认可他,也有人不认可。

这便是这个小机器诞生的原因,它其实并不是样品而是最终版。以研究者的严谨来说,也是不可能把不稳定的实验中产品交到不懂机械的外行手里的。

另外,荒野也不是没做过任何实验就把东西直接给时用的,从后面描写他按下按钮时的「熟练」二字可以看出。

在最后的试验笔记中也能看出,它已经经历了很多实验,普拉对它的功能和极限了如指掌,根本不需要勇者帮忙实验。

普拉说「交给」,而不是「借给」,也是因为这本来就是做给林克的东西,玩坏了也完全没有关系。从荒野的任务记录中也可以看到,普拉甚至还给他提供了重新制作的配方。

配方里,头两个材料明显不是现在的荒野能轻易拿到的,但等他能拿到的时候,他所能收集到的夸奖也会与现在的有很多不同吧——这部分是交给大家想象的。

需要上交的材料中有一个画风明显不同的东西:蝴蝶,而且什么颜色都可以。这可以被解释为用来制作发光的部件,咦...但是,文中写了「绿光」啊,怎么可能什么颜色的蝴蝶都行呢?

因为,她只是想让他享受抓蝴蝶的乐趣呀。

他们从来都知道他的使命,但从不过分催促他,只是告诉他「我们都会帮助你的」。

最后,3.13是一位读者的生日——这是一份专为她准备的彩蛋,可惜她学习忙没能及时看到。

●暗时的剑为什么能让荒野入迷

暗时,时之笛林克的影子,我个人认为,无论做怎样的二设,这个角色的核心都应在于与他对战时娜薇的一句话上:「战胜你自己!」

时在后边说了一句话:「..我不能看他的眼睛.....」这句话既是对他和影子关系的概括,也在暗示一件事:注视影子的眼睛是危险的。可要发动机械的功能,就必须先瞄准眼睛,而对一位以战斗为日常的勇者来说,遇敌先注视锁定更是一种习惯,尤其是面对对未知的强敌时。

所以荒野中招了。

时没有防备这一点,因为他以为只有自己会中招,后面的话里也特别多了一个「我」字。他也因为将要听到这位复杂的敌人+自己的影子的夸奖,而微微出着神:有很多细节都证明了他的心不在焉。因为写解析的我是作者,而不是读者,所以就不一一列举了,请自己寻找。

「影子」一词能让人联想到自己最不想面对的东西,那是不敢说出口的愿望、无力改变的现实,比如时之笛中那棵漆黑的枯树。这正是「战胜你自己!」的最直接表现吧。

前面在小机器的名字问题里也提到了,荒野变弱了,无论普拉那些人如何相信他、支持他,也无法让他不去怀疑自己..甚至逼迫自己变强。身上的新伤和旧伤不断地提醒他,他要面对的是怎样残酷的战斗。

而他想要的是不坏的利剑,而不是不破的盾或者其它什么。因为他在认识到这些之后,也没有想着避开——他所在意的、所担心的,只有能否保护身后的事物而已。

所以,即使面对「影子」,他也是坚定的,而且恢复得很快,虽然之后他也还是显现出了一点畏惧,但他仍旧握紧了自己的破剑。

他是平凡的人,也是勇者。

●影子对荒野的恨意

因为包含时之笛剧透,所以这条不方便仔细写。

由潜行的动作和「发髻」可以得知,荒野当时穿的是潜行套,而潜行套胸口上有一个标志。

这个标志在时之笛里也出现过,提示完毕。

●影子的夸奖翻译

能不看提示解出这个的人,请与我深交。
因为涉及时之笛剧透,所以不详解。

「咯喇」
树木枯萎,树枝风干落下、因树干萎缩,苍老的树皮被挤到一起摩擦碰撞并凹陷下去的声音
系着城门的、带锈的铁链因运动而互相摩擦的声音
会动的骸骨们互相摩擦的声音

——代表面对过去的伤痕带来的二次伤害的恐惧

「坠至地面的闷响」
城门最终落到地面的声音
巨大的boss级怪物死亡时倒在地上的声音

——代表最终尘埃落地的释然,和死亡宣告

「死灵的号叫」
丧尸的叫声
幽灵们的声音

——代表愧疚和那些纠缠不断的过去

「生锈的刀刃嵌入冻土」「戛然而止」

——代表结束这一切的意志。

综合起来翻译就是:「我将斩断一切令你痛苦的事物」

●黄昏和时的互动

时在黄昏心中无疑是被美化了很多倍的,但这不是爱恋,是一种对心中的「神」的憧憬。在时面前,黄昏不知所措,也不敢展现自己作为农家少年调皮的一面:他马上就把剑收了起来,不想让先代知道自己正要捣蜂窝的事实。

他知道先代是小孩子的身体,但他一样尊敬先代——他不会蹲下身来和先代说话,因为那看起来很像在照顾小孩子,而先代不愿被他照顾。但他会与先代保持距离,让身高带来的压迫感不是那么强、让自己的影子不会打到先代脸上、也让小小的先代不用难受地使劲仰头。

先代不愿意被照顾,所以他压根没想过会被先代拜托,以至于听到请求时他显得有些呆愣。

时不知道他的呆愣是因此而来,尽管黄昏已经成年、也比他高了很多很多,他仍然把他当后辈对待。

什么是后辈呢?

无论会发生什么、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必须是最强的前辈,当得起后辈心中神一般完美的形象,用幼小的手掌握住短短的小剑,对后辈说:「身后就交给我吧,不要回头。」

无论他是否真的能赢。

他也必须是最严厉的师父,不能对着自己的后辈露出一点软弱的样子,永远可靠、强大并且鼓励着他。

所以他不知道后辈心中「想让先代偶尔依靠自己一下」的愿望,他无意识地忽视了这些。

只是随着后辈的成长,他越来越不明白后辈的想法,面对后辈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可靠的表现,他只会担心自己是不是变得不可靠了。

所以,时和黄昏很近,但也很远。

●时和天空

作为短篇里唯一一个时的前辈,天空是成熟而温厚的,同时他也很富有智慧。他不在意做出小孩子一般的举动,甚至乐在其中,像个老顽童。

时在他面前不必费心费力地装成可靠的前辈,甚至会被天空看出心事,被带得一起皮了起来。

这两人相处有种闺蜜一般的感觉,不必太近、也不会太远,彼此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说到这里,天空没说完的词是「兔耳发夹」,剩下的故事请尽情脑补吧!

●暗时和时、荒野和时

前面的两人说多一点就剧透,后面的两人不必多说,全文都是他们的相处细节。

试着自己找找看怎么样呢?(其实是熬太晚撑不住了

————————

开学前最后一天熬夜更新,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吧。

另外钟先生马上就要过生日了,那天我正好将处于刚刚开学的忙乱中,很可能无法准备生贺,我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听说钟很喜欢我的这篇文,而且很期待解析,我就姑且把它当做生日礼物奉上吧?..
祝你生日快乐。
@春告钟。

————————

写这篇解析,也是为了给几位好心给我建议的读者一份答复。

我喜欢在文里藏许多大大小小的线索,我从来不把文章真正的精华直接交到读者手中,因为我想让他们自己找,找不到了再向我寻求提示,这样才能获得最完整的感动——就像游戏那样。

我不想过多地渲染坚持这样做有多痛苦或者辛苦,毕竟我只是一只文章不多的小渣渣....我只能说,我尽全力保证我的文章没有一句废话,每一句都有信息、或者暗示、或者细微的感情变化....或者我在夜深人静时反复斟酌修改的心血。

所以,它们于我,不是追求辞藻华丽、不是意识流卖弄文采、也不是拖拖沓沓凑字数。我做得不太好,但我真的在努力。

求求你....好好地看一眼,或者别看,不喜欢就不要勉强自己。

我写下这句话时,可能有些过于激动了....请你们原谅我,我真的很抱歉。我其实...也很感谢你们愿意点开来看它们,甚至找我提出建议,我知道你们是真心喜欢它....只是..

因为它是我重要的孩子。

评论 ( 17 )
热度 ( 52 )

© ホシタル(星萤) | Powered by LOFTER